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超级对撞机是一项好的投资。“没有任何理由认为,这种对撞机所达到的能量状态就一定能带来新的物理学突破,”德国法兰克福高等研究院的理论物理学家萨宾·霍森菲尔德(Sabine Hossenfelder)说,“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噩梦,但都不愿意说出来。”

在学校上了一天的课,华灯初上,一个个疲惫的小身影又出现在培训机构;大人有双休日,可是,孩子们本该属于草地和阳光的双休日,却被形形色色的补习班占满。孩子费神,家长烧钱,长期以来,课外补习这口基础教育“毒鸡血”让家长和学生叫苦不迭,却又因为“别人都在补”的心态作祟,而无法割舍。